盤點上市公司經紀收入,李易峰胡一天們影響多大?

水煮娛
2019
06/17
08:58
詩欣
分享
評論

去年的陰陽合同事件致使明星片酬成為了更敏感的話題,這樣的影響滲入到了圈內的各個角落,就連上市影視公司的財報在提及藝人經紀收入的時候都顯得戰戰兢兢。

除了已經退市不再公開年報的嘉行傳媒、樂華娛樂、唐人影視和向來都不公開經紀板塊數據華誼兄弟之外,比起去年,更多上市影視公司在今年4月份公開的2018年報上對于經紀板塊的數據都進行了模糊處理,又或者不再具體寫明供應商和客戶的公司名,外界很難再通過財報數據來推算藝人的收入。

盤點上市公司經紀收入,李易峰胡一天們影響多大?

盤點上市公司經紀收入,李易峰胡一天們影響多大?

(上為華策影視2017年財報顯示內容,下為2018年財報)

不過,上市公司的經紀板塊大多并沒有因去年的稅務風暴和偶像新人的沖擊而一片低迷。比如開心麻花、歡瑞世紀和華策影視均有大幅提升,并以超過2億的經紀收入領跑上市公司(僅限財報公開了經紀板塊具體收入的公司)。

與此同時,也有部分老牌影視公司的藝人經紀板塊因核心藝人出走,內部藝人梯隊又未建設而出現大跌。

政策限制多多的寒冬里,早早做好藝人梯隊儲備的經紀公司就開始顯現出優勢,華策、天娛這些形成了內部藝人梯隊的影視(經紀)公司始終發揮穩定。而一些向來不太重視藝人經紀的影視老玩家們像華策影視和慈文傳媒,也趁著偶像節目的東風開始布局偶像產業,以實現品牌的年輕化。

人人都在積極自救。

盤點上市公司經紀收入,李易峰胡一天們影響多大?

占比:經紀板塊占公司總營收的比例

慈文傳媒、北京文化大跌,布局偶像經濟來實現品牌年輕化?

出現大跌的,竟然都是十分老牌的影視或經紀公司。

北京文化的藝人經紀收入主要來源于由業內老牌經紀人王京花主理的浙江星河文化,主要藝人有陸毅、白百合等。2014年北京文化全資收購星河文化,后者承諾2014-2017年分別完成業績4970萬元、6530萬元、8430萬元和1.04億元,而實際上也都超額完成。不過沒有了業績承諾壓力的去年,星河文化的營收接近腰斬,剩下7611萬,比前年減少6000多萬。

這樣的下跌似乎也確實是緊繃后的松弛。雖然白百合進入2018年后拍攝了《情圣2》、《媽閣是座城》兩部電影,代言伊麗莎白雅頓、擔任香格里拉旅游大使,作品產量和商業合作都保持穩定,但陸毅、郭京飛這些主力藝人這兩年曝光、上線的影視項目多為2017年出品或2018年初開機,比如郭京飛主演的《都挺好》今年播出,卻在2017年出品,而藝人又往往在拍攝期間完成片酬入賬,也就是說這兩年主力演員參與的項目多在2017年就完成了片酬入賬。

與此同時,公開資料中,2018年星河的主力藝人參與的新影視項目又較少,商業化也沒有得到明顯的提升,就造成去年整體收入降低。不過收入下跌幅度如此之大依然值得警惕。

而老牌影視公司慈文傳媒經紀板塊出現斷崖式下跌,從前年的1023萬下降到194萬,或許與馬可的離開有關。2018年年初,慈文傳媒的經紀部相關人發布新年賀圖時,圖中已經沒有了憑借《花千骨》走紅的馬可的身影。雖然以影視業務為主,但這幾年慈文傳媒遲遲捧不出新人,經紀板塊似乎也不太受重視,營收占比多在1%以下。

盤點上市公司經紀收入,李易峰胡一天們影響多大?

不過,慈文傳媒在財報中提到正積極布局偶像經濟,以擴大年輕受眾群體。盡管去年沒有培訓成熟的練習生,慈文也將旗下演員董巖磊派去參加偶像練習生,收獲人氣后開始商業化和參與影視拍攝。

而后又聯合東方衛視、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出品的衛視偶像選秀《下一站傳奇》,無奈效果與年初的《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都相差甚遠,無法將人捧紅。今年又派旗下演員陳宥維參與愛奇藝的偶像節目《青春有你》并獲得出道位,但偶像產業的關注度早已不如去年。

慈文傳媒在經紀板塊或許需要更積極的自救。

天娛傳媒、華策影視經濟收入穩定,藝人梯隊優勢顯現

盤點上市公司經紀收入,李易峰胡一天們影響多大?

三四年前,在很多擁有經紀板塊的影視公司還沒有將藝人經紀這一塊專門寫進年報的時候,憑借著超女快男起來的老牌經紀公司天娛傳媒在經紀板塊的收入就已經過億。

目前,天娛傳媒和芒果娛樂都隸屬于前身為快樂購的芒果超媒,2015-2017年間的營收整體呈現出上揚的趨勢,去年的營收都達到了近幾年的新高,分別為2.57億和5964萬。

盡管芒果超媒的2018年財報未公開天娛傳媒和芒果娛樂經紀板塊的具體收入,但從兩家公司的這幾年的總營收和經紀板塊占比都不斷上升的情況來看,除非受稅務風暴影響嚴重,經紀板塊的收入依然很大可能繼續上升。

盤點上市公司經紀收入,李易峰胡一天們影響多大?

這與天娛傳媒憑借多年的超女快男積累下來的藝人儲備有關。除了華晨宇這個在2017年就給天娛傳媒帶來9000萬營收的血包之外,憑借《你好,舊時光》獲得關注的張新成也進入了創收藝人行列,歐豪、陳翔、姜潮和于朦朧這些年來也一直是穩定的創收藝人,而華晨宇這個主要創收藝人作為歌手不參與劇集演出,也較少上綜藝,受明星片酬被限和稅務風波的影響也較小。

但也正因為創收藝人梯隊過于穩定,鮮少有新鮮血液入注,去年明星資本論就曾對2017年天娛傳媒的業績報告做解讀,認為天娛傳媒對這批藝人的依賴程度高,處于吃老本的狀態。

到了去年,去年天娛傳媒其他不溫不火的選秀藝人終于憑借著和湖南廣電的關系獲得了曝光機會,白舉綱和武藝都以固定嘉賓的身份分別參與湖南衛視的王牌綜藝《中餐廳》和《親愛的客棧》,收獲更廣的關注度。

相比之下,芒果超媒另一家擁有經紀業務的芒果娛樂旗下藝人多為主持人,對于捧新人演員也顯得比較積極。由于以影視業務為主,芒果娛樂更有以劇帶人的優勢,比如旗下藝人佟夢實主演的《神雕俠侶》就有芒果娛樂參與出品。

而影視業務為主,經紀板塊占比不到5%的華策影視,其經紀板塊的營收也有了翻倍的提升,去年收入為2.66億。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因主演《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而走紅的胡一天。

2018年,胡一天的各類資源便紛至沓來,《小美好》播出不久就官宣了荔枝FM、陌森眼鏡、一葉子面膜和倩女幽魂手游的代言。

《小美好》播出后,胡一天先以常駐嘉賓參與綜藝《二十四小時第三季》,后又連續主演三部影視劇《絕代雙驕》、《青春須早為》、《暗戀橘生淮南》。雖然期間被爆出夜會網紅等人設崩塌的負面新聞,商業代言驟減,但三部主演的電視劇和特別出演的《蜜汁燉魷魚》中,只有《絕代雙驕》為華策影視出品,以胡一天的人氣,其余劇集的片酬收入依然可觀。

華策影視旗下女藝人在去年也創收不少。其中吳倩有《夜空中最亮的星》,梁潔有《雙世寵妃2》、與張一山共同主演《柒個我》獲得關注的蔡文靜則有《古董局中局》、《對的時間,對的人》、《掌中之物》等。

和歡瑞世紀、嘉行傳媒這類影視和經紀結合的公司類似,華策影視也采取以劇造星的策略,但并不“以星哺劇”,像其他公司一樣安排頭部藝人參演自家出品的影視劇來保證項目的市場需求,而是將成名藝人分發到外部影視項目,繼續以影視劇捧未成名的新人。

去年,除了胡一天的《絕代雙驕》之外,華策影視還出品了《最親愛的你》、《資深少女的初戀》、《我的奇妙男友2之戀戀不忘》來捧虞書欣等自家藝人,漸漸形成了以胡一天和吳倩為首的藝人梯隊。也正是這樣的策略,華策影視的經紀板塊受影視板塊的影響較低,即便有影視項目被積壓,經紀板塊依然可以取得可觀的營收。

現階段,華策影視也開始布局偶像產業,今年年初推出了首支男團,并安排其參與偶像選秀《青春有你》。盡管選秀成績一般,但憑借著華策多年積累下來的資源實力,該男團已經開始與kappa、美麗說開展商業合作。至于影視公司做男團能另辟蹊徑搶占蛋糕,明星資本論將保持關注。

以上,都是近兩年藝人經紀板塊收入比較穩定的上市公司,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特征在與于,都有可以分發到各個外部項目中的成熟藝人,同時又利用自家項目孵化新人,從而形成一個穩定的藝人梯隊,不過分依賴某個頭部藝人,就算在明星片酬被限制的政策環境下,也不至于產生大幅波動。

開心麻花、歡瑞世紀漲幅大,但嚴重依賴頭部藝人?

盤點上市公司經紀收入,李易峰胡一天們影響多大?

影視業務為主的歡瑞世紀和開心麻花的經紀收入終于從千萬級別跨入了億元行列。

其中,開心麻花在整體營收規模增長只有17.36%,利潤規模下滑逾70%的情況下,經紀板塊較上年度增長了213.83%,占據公司總營收的15.89%,以2.92億的營收位列所有公開數據的上市公司之首,毛利率也終于從過去的負數轉正。不過,去年的所得稅增加了9500萬,財報將原因解釋為公司業務和人員數量的增長以及政策影響,而業務和人員數量增長有限。政策影響才是主要的。

雖然經紀營收規模越來越大,但就連作為開心麻花一哥一姐的沈騰和馬麗,主要還是通過影視作品帶來經紀業務上的營收,商業代言相對較少,很大程度上在于形象受限和團隊推廣不足。

去年沈騰作為常駐嘉賓參與到浙江衛視的頭部綜藝《王牌對王牌》,以飛行嘉賓參與《我就是演員》,主演了今年春節檔電影《飛馳人生》和《瘋狂的外星人》,商業代言比較少,比如擔任皮皮蝦app、騰訊Wi-Fi管家的大使。馬麗去年公開的新影視項目比較少,雖然也參與了五部綜藝,但基本上都是為了宣傳電影,未必有收入,倒是貪玩傳世的游戲代言或許能帶來比較可觀的收入。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乍一看經紀板塊表現亮眼,綜合對比其他同類公司,就能發現開心麻花的經紀板塊毛利率低得出奇,今年大幅上漲后也只有6.2%。這說明,頭部藝人在與開心麻花的合作中擁有絕對的高比例分成,開心麻花更像是抽取少量勞務費的打工者。

不同于喜天影視之于吳秀波、唐人影視之于胡歌這類用股權激勵的方式,又或者和頌傳媒之于趙麗穎、嘉行傳媒之于楊冪這類明星合伙人制度,開心麻花用高分成的方式對頭部藝人進行激勵。

與其同時,為了降低對頭部藝人的依賴,開心麻花也在培養自己的藝人梯隊。此前開心麻花相關負責人在接受明星資本論采訪時介紹,他們開辦了免費的喜劇培訓班,從舞臺劇學員、素人,到演員,到工薪舞臺劇演員,到影視明星,有一個晉級階梯。但對于習慣追逐頭部藝人的行業和觀眾來說,在培養出下一個沈騰馬麗之前,開心麻花依然擺脫不了對這兩位的依賴。

盤點上市公司經紀收入,李易峰胡一天們影響多大?

(麗赫影視為馬麗名下工作室,喜祥騰騰和長興臻品為沈騰名下工作室)

與開心麻花相反的是,同在經紀板塊營收獲得了大幅增長的歡瑞世紀有著漂亮得出奇的毛利率。

去年,歡瑞世紀經紀板塊的總營收為2.11億,相比前年9000萬增長了135.39%,占總營收的比例也從5.72%上升到15.89%,毛利率進一步上升為96.39%,與開心麻花形成天壤之別。

據明星資本論了解,與藝人分成部分計入公司收入這種常見計算方式不同,歡瑞世紀并不將藝人分成計入公司營收,這樣一來,藝人團隊的運營費用、營銷費用在頭部藝人百萬、千萬甚至上億級別的片酬和商業收入面前就顯得微不足道,從而造成了96%的高毛利率,也讓財報數據顯得更好看。

由于歡瑞世紀在財報中并未公開具體的供應商和客戶情況,因此無法得知頭部藝人楊紫和去年還在歡瑞世紀的李易峰為歡瑞帶來多少營收。根據歡瑞世紀2018上半年的財報,貢獻最多的兩名藝人分別帶來了2107.5萬和2099.7萬的業務收入,極有可能是李易峰和楊紫。

雖然去年李易峰開機的影視項目只有一部《隱秘而偉大》,新增佰草集、創維電視等4個代言,但他開始涉水其他領域,作為常駐嘉賓參與綜藝《這就是灌籃》,發布個人專輯,在網易云音樂等銷量破百萬。

另一名上升很快的藝人秦俊杰今年播出影視作品更多,只是大多數都是2017年開機拍攝,片酬收入計入當年,加上商業價值暫時不如李易峰,所以盡管李易峰也少了很多影視項目,但對比之下,還是更有可能成為貢獻收入最多的藝人之一。

楊紫作為歡瑞唯一的頭部女藝人的收入似乎更可觀。去年開機的主演項目有劇集《蜜汁燉魷魚》、電影《沉默的證人》,并以常駐嘉賓的身份參與到綜藝《高能少年團》,新增伊利、百度app等推廣和代言。

假設全年營收是半年的兩倍,兩名頭部藝人帶來的業務收入就接近經紀板塊總營收的40%。盡管歡瑞世紀近幾年賣力降低對頭部藝人的依賴,自家劇集基本不用自家頭部藝人,但由于手上不少劇集被積壓,效果恐怕還未顯著體現,今年李易峰的約滿離開恐怕會對歡瑞經紀板塊的收入造成不小的影響。

就算是去年經紀收入翻了一番的歡瑞世紀今年恐怕也要在培養新頭部藝人上抓耳撓腮了。

盡管去年娛樂圈出現大動蕩,但綜合多個公司的經紀板塊來看,似乎沒有表面情況那么糟糕。

只是,影視寒冬、政策限制、廣告下滑的影響還在繼續深入,再加上輿論環境越來越敏感,藝人太輕易就出現禍從口的問題,無論是影視項目、品牌還是經紀公司必須擺脫對頭部藝人的依賴。

看得出來,不少影視公司都在試圖通過定制影視項目來培養新人,只是在寒冬之下,大量劇集被擠壓的同時,押中爆款的概率越來越低,大劇造星的策略越來越難奏效了。

于是也有老牌影視公司試圖通過趁著偶像節目的東風入局偶像產業來補充藝人梯隊的新鮮血液,但這樣的大環境下專門做偶像的經紀公司也越走越艱難,更遑論兼職的。

但這個時候我們也還想說一句: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

【來源:明星資本論            作者:詩欣】

THE END
廣告、內容合作請點擊這里 尋求合作
影視公司
免責聲明:本文系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旨在傳遞信息,不代表砍柴網的觀點和立場。

相關熱點

這個6月,多家影視公司在上海電視節如期而遇,其2019年的劇集片單也相繼公開。
水煮娛
對2018年的寒冷,影視行業記憶猶新。但當下,二級市場最靈活敏銳的資金,已經做出行業回暖的判斷。從A股市場環境來看,影視公司股價已經企穩回升,板塊市盈率也從歷史低谷爬出。
水煮娛
在15家落選創新層的影視公司中,包括楊冪的嘉行傳媒,馬天宇的經紀公司盛夏星空,以及王思聰投資的星座魔山等。
水煮娛
在15家落選創新層的影視公司中,包括楊冪的嘉行傳媒,馬天宇的經紀公司盛夏星空,以及王思聰投資的星座魔山等。
水煮娛
在15家落選創新層的影視公司中,包括楊冪的嘉行傳媒,馬天宇的經紀公司盛夏星空,以及王思聰投資的星座魔山等。
水煮娛

相關推薦

1
3
11选5任选分布图